• <menu id="eyqkq"><strong id="eyqkq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eyqkq"><tt id="eyqkq"></tt></menu><nav id="eyqkq"></nav>
    <nav id="eyqkq"><nav id="eyqkq"></nav></nav>

    咨詢電話

    400-119-8559

    泰興市施工圖審查服務中心_審圖機構_施工圖審查合格書_江蘇施工圖審查設計有限公司

    d設計之旅沖繩pdf(設計之春·序言·趙?。褐M行時——第三屆設計之春·中國家博會“當代設計展”)

    2023-06-06 16:03:48

    ??《 春之進行時 》

    ??第三屆設計之春·當代中國家具設計展

    ??序言

    ??二級教授 / 上海大學  博導 / 澳門科技大學  博導 / 中國室內裝飾協會副會長 / 中國美術家協會平面設計委員會副主任 / 中國高教學會設計專業委員會副主任原職:廣州美術學院副院長 / 廣州美術學院學術委員會主席 / 廣東省美術家協會設計委員會主任  / 廣州市政府城市規劃與建設顧問 / 廣州市規劃委員會委員 / 廣州市名城保護委員會委員

    ??春至。

    ??離第三屆《設計之春》的開幕尚有二十多天,廣州即以連續多日的“極端溫差”——攝氏5度至29度的大起大落——開始驅趕冬日,喚醒春天。

    ??春風撫面時,再度相聚的老朋友們會欣喜地發現,今年又增添了不少攜各類作品而來的新朋友——由于他們的加入,《設計之春》更接近“春色滿園”;

    ??與往年一樣,小伙伴們仍以“當代”的名義,依當下之感悟,攜明日之愿景,匯集一年來的創作,分享一年來的心得;今年,但愿我們能共同面對更深層的設計課題,共同展望更寬廣的設計前景,以我們的心與力,共同融入設計業的中國潮、中國魂、中國運。

    ??今年,策展團隊仍以“進行時”,來凸顯本屆展覽五大主題“應有的態勢”。這五大主題分別是:LIVEin生活中、CREATEin創造中、VOGUEin時尚中、DESIGNin設計中、THINKin思想中。

    ??我仍應總策展人溫浩教授之囑,為本屆展覽作序。

    ??去年,我們曾以“縱與橫雙座標”,界定并推演這五大主題中四個部分的相互關連:

    ??“思想”和“生活”為縱向座標——是仰望星空和腳踏實地之間的上下對應;

    ??“設計”與“創造”為橫向座標——是比翼齊飛和相輔相成之間的左右對應。

    ??“VOGUEin時尚中”,作為今年的新增主題,本屆的策展辭是這樣界定它的:

    ??——以潮流為核心,多元化探尋新生活的美學變化,以彰顯中國時尚魅力。

    ??我們還希望能以設計從業者和設計觀察者的維度,對本次新增的“時尚”主題,能有別樣的剖析和討論。

    ??LIVEin生活中

    以品牌為核心,多維度探索新時代的生活方式,彰顯中國文化魅力

    ——引自本屆設計之春策展辭

    ??生活的形態可謂包羅萬象,層出不窮。而呈現這“包羅”和“層出”的起因,則是“人”——圍繞人的尺度和肢體特征,會包羅和層出與生活相關的若干“造型”的形態;圍繞人的意識和需求要素,會包羅和層出與生活相關的若干“功能”的形態。

    ??“包羅萬象”,客觀而自然地成為生活的“橫軸”——其軸心是“人體”,其半徑則是生活“內容”的質與量;質量決定著半徑的尺度,進而也決定著“直徑之圓”的廣度與幅員;直徑,是生活內容豐富和精致與否最直觀的量感與濃度……。當下,作為設計從業者,在度量和思考《生活中》這一選題時,建立上述“包羅萬象”之橫軸式的觀察方法,對于理解和建構設計介質與生活界面之間的對應關系,將會是簡捷而有力的。

    ??“層出不窮”,則客觀且自然地成為生活的“縱軸”——這條縱軸包括由上與下兩端:其“固定的下端”為軸底,是生活“需求”的基礎和起點;其“高度不斷增高”的軸尖,是生活中需求的提升和延展;這條縱軸的軸心是“人心”(不斷變化的需求);“時間”——不斷變化的時代——則貫穿整條縱軸。同樣,作為設計從業者,在度量和思考《生活中》這一選題時,建立上述“層出不窮”之縱軸式的觀察方法,對于研究和把握與時俱進的生活樣態,以及設計介入其間的方式,也會是簡捷而有力的;

    ??以生活的邏輯為基本視點,啟動并進化自己的設計,是設計從業者的職業起點和大致穩定的從業路徑。因此,設計首先始于對“人體”的順應——依據此,必然發育并快速迭代人機工學、人體計測、行為心理、人機交互等設計運作的數據資源和刻度寶典;

    ??同樣,設計還始于對“人姿”的順應——依據此,發育并快速進化著與“抓、取、拿、捏”等動作姿態及勞作節點相關連的設計,與“肢、腰、肩、背”等動作姿態之響應方式及支持界面相關連的設計,與“坐、臥、靠、倚”等動作姿態的支承基面及圍合方式相關連的設計,與“跨、蹲、扭、站”等動作姿態之范圍預置及區域互換相關連的設計……

    ??如果能以生活的邏輯為基礎,來觀察并審視設計的著眼點,那么我們不難看出,設計涉及的巨細介質、巨細對象、巨細問題以及巨細需求,都或多或少、或輕或重、或顯或隱、或直或曲地借助于尺度、力度、強度、撓度等“生活的節點”,以與人體或人姿形成合理的對應關系。其間所蘊含的復雜而不可名狀的張力,既是生活之需的源泉,也是生活之美的表現。

    ??以生活的“文化權重”為基礎,來展開并迭代設計,是設計從業者的職業價值和可持續發展的從業路徑。為此,首先建議設計人認真觀察并深究當下最生動且具“范本”意義的文化生活現象之一:“圈層文化”。

    ??“剛需之上”的生活品質,首先體現為生活類設計成果的“超越剛需”并“適度無用”——當一群人(而非一個人)高度默契并享受和追捧這類“無需和無用”之物時,當一群人(而非一個人)以類似的無需和無用之物作為溝通的媒介,以確立“一群人”內部的集體認同時,當一群人(而非一個人)還以類似的無需和無用之物視為身份證據,以形成“一群人”的集體標箋時,那么即形成了特定的生活“圈層”;

    ??當層次相近、愛好相異的多個圈層同時存在并平行生長時,那么“圈層”就不再是個別單體而成為文化生態;當這樣的多個圈層在平行時空中“圈內”相輔相成、“圈外”相反相成……即形成有活力的“圈層文化”;

    ??有鑒賞力的人群和有品質的物件(或形式),這兩者既是“圈層”最鮮活最基礎的要素,也是“設計行業”最本質最堅實的運行條件。不同的設計成果,往往因被不同的圈層選取、使用并自然賦能,從而既釋放出特有的文化意義與附加價值,與此同時也累積起豐富的關于“超越剛需和適度無用”的要素、內容、細節和標記……這一切,正是設計行業呼應不同圈層生活、進而呼應并拓展更廣泛生活之需的有效途徑。

    ??除圈層文化外,設計人還應該認真觀察并深究同樣生動鮮活、且體量更大更扁平的另一文化生活現象——“階層文化”。

    ??特定“階層”的生活狀態,以需求的重復性和均質化為主要特征。同一階層對生活之需最基本的選擇和評價,往往在于設計物本身的生命周期:例如(物品)從新至舊的品質和外觀相貌,新品價值與折舊價值的差異;另外,同一階層對于更替與升級中設計物的選擇和評價,則側重于新舊之間感觀的關聯強度,以及有關使用“不陌生”和“新鮮感”之間的距離;還在于更替物品質同價格的比對和遞進關系,在于更替物與同級消費水平的契合程度;再有,同一階層對于升級新品的接受與否,還取決于其間潛在或顯性的“階層跨越”標簽、以及“新消費身份”的收獲感。

    ??如果說“圈層文化”的消費特征是“自律自塑、自圓其說、自我認同”,因此與之對應的就應是精準鎖定的小眾設計和“閉環”設計策略的話,那么,“階層文化”消費的特征,則應是“趨同從眾、均質循環、小步遞進”。因此與之相對應的,就應具“梯次化和改善性”,以形成“性價比、均好性、漸進性”三為一體的“開環”的設計策略。

    ??CREATEin創造中

    以藝術為核心,多層次探求新時期的創作力量,彰顯中國創造魅力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  ——引自本屆設計之春策展辭

    ??“創造”,其詞義背后似乎與特殊、特別、不同凡響等意義相連。于是,在相當長的時期內,創造者似乎都應是“個別人、不一般的人”。隨著社會的進步尤其是信息環境的形成,原先由繁多頭緒和復雜環節纏繞并包裹著的神秘的“創造”,皆因技術的普及而“被分離和被稀釋”,進而坦露出其間真正可稱之為“創造”的成份——其實占比極小,其實是“創造缺位”;

    ??同樣,上述“繁多頭緒和復雜環節的纏繞包裹”,從另一側面也說明,在當下技術手段密集、工藝材料密集、工法工序密集——與設計相關的制造業基盤太堅實太完備,真就是“什么都不缺”——那么,真的就只缺“創造”了。

    ??創造之于設計,應以什么樣的方式、什么樣的路徑以及什么樣的程度而存在、呈現并凸顯呢?

    ??今天,“創造”不再是狹義的“工種”,不再需區分明晰的類別。創造正逐漸成為現代設計運行中的“生態”——它以悄然的方式、以含混的身段、以零散的姿態,正“滲入”設計的方方面面,而非“嵌入”設計的某一兩個環節。

    ??“創造”對設計的“滲入”,首先體現為“要素重置”——具體來說,就是對已知或巳有技術及環節的梳理、調整和重置。各種技術及環節,其單體固然都是或大或小的“閉環”,但它們之間的對應關系,相當程度上可由原來的單向、單一或固定,轉換為多向、多元的新關系或新組合;同時,伴隨著這種改變,往往還可大概率催生“意外結果”。因此,“要素重置”這類的“創造”方式,其內核及關鍵,就在于“試著拆解、試著重組,再試試……”;

    ??“創造”對設計的“滲入”,還體現為對原有各構成要素作“加減乘除”的處理——具體來說:“加”,可以是對“原有”某要素的強調、增量或擴展,以影響并重構諸要素間原有的平衡關系,進而促成靶向更清晰的新份量、新平衡;“減”,可以是對原有某些要素的刪除、減量或弱化,以簡捷的手段整理出緊湊扼要的新脈絡,由里及外地促成新設計邏輯的輕量化與高強度;“乘”,可以是對原有某些要素的“倍增”或“等比數列”類的強調,用優先、放大、強化等“組合拳”,疊加主體、凸顯結構、可重復可衍展;“除”,可以是對原有諸要素的分類組合、分級排列、分區集成、分段銜接……通過這樣的途徑,系統地平衡諸如功能功效與做功成本間的權重,操作程序與工裝環節間的權重,產品應用場景與產品生命周期間的權重等。

    ??創造,尤其是應用型的設計范疇,其實與“靈機一動”關系甚遠,與“無中生有”幾乎不搭界。

    ??創造的過程之所以主要表現為“滲入”,是因為創造首先得依據于服務客體——“人”(對設計成果)的各觸點和界面。例如四肢、五官、肩腰;以及人(對創造成果)的“操控的力量”。例如:捏力握力指力掌力等,這些均不可變、是生理預設且只能順應的;

    ??創造的過程之所以主要表現為“滲入”,還因為它受限于使用者(人)的應用場景。例如:公與私空間、動與靜設施、騰挪順序、施展尺度等。這些場景因類型繁多,各有限制,其與“人”之間的關系,只能是互為作用,相互借位。

    ??創造的過程之所以主要表現為“滲入”,還因為它受限于設計成果“作為產品”的制造屬性——不同于藝術品創作,設計物的產出一般來說是復數和批量的,這就決定了設計的“創造”必須基于工作母機(機具)這個“主要成型手段”,工作母機既是“創造”的前置因素,同時也是創造的伴隨條件;再有,因為設計物的本體一般來說是物質的,這也就決定了(本文語境的)設計的“創造”大概率是“材料優先”。特定的材料或復數以上材料種類之間的關系,決定著創造的基礎和路徑。同時,好的創造又是對材料特性的巧妙和合理利用。

    ??創造的過程之所以主要表現為“滲入”,還因為它受限于設計成果“作為商品”的消費屬性——設計中的創造,一般不會為特定的“個人”,而是為特定的“人群”。因此,“創造”本該有的獨特性一般不適合“極致”和“絕對”的表達,而“均好性”和“最大公約數”才是(尤其商品類)設計中衡量創造力最重要的標尺。為此,那些充滿獨特性的“極致和絕對”的創造的成果,必須“化整為零”——必須以細小的“微?!鄙踔痢胺蹓m”,悄然地“滲入”設計之中,唯有如此,才能妥貼地對應(特定的)需求。

    ??在設計范疇中,實際上關于“創造”的理念、內容、屬性及權利,已不再獨屬某個環節、某個專業、某個群體、某個業態。創造,巳成為與設計產業鏈有關連的多重圈層共謀共進的“現象級”綜合活動。

    ??創造,當然更不應與藝術創作明晰切割、誓不兩立。在當下,藝術的活動與運作其實越來越頻繁地呈現諸多設計的創造特征;同樣,當下設計的活動與運作,也越來越頻繁地呈現諸多藝術的創作章法和手段。設計與藝術兩者有關“創造”的理念盡管千差萬別大相徑庭,但并不妨礙兩者相融相通、相向而行。兩者間實際是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;兩者間所呈現出別樣的“邊界含混”和別致的“形式膠著”,最能體現“創造”生態蓬勃的張力。
    VOGUEin時尚中

    以潮流為核心,多元化探尋新生活的美學變化,彰顯中國時尚魅力

    ——引自本屆設計之春策展辭

    ??時尚,作為凸顯設計物表征與辨識度的重要一環,其最顯著的實施路徑至少可歸納為兩個層面:

    ?1、時空重置

    ??2、形象的陌生化

    ??關于“時空重置”,首先是通過對原有形體的解構,達至相對同類物表征的“異時空距離感”——即“抽離當下”之后的“異常時空距離”;其中,尤其注重以“解構”的強度差異,有策略有步驟地消解諸如“規則、型制、習慣、章法、標準”等形成的“固有即時感”;同時借助“刻意失序”等手法,肢解、阻斷甚至拆卸原有設計環節及形象的認知序列,頻隱頻閃、“規避即時”,造成形態感知和判讀環節的空白或盲區……由此達成異常時間距離感和空間距離感。例如在“時間范疇”達成:史前之感、昔日之感、明日之感、未來之感以及“不確定和瞬時錯位”之感;例如在“空間范疇”達成:異地之感、異域之感、異邦之感、異次元之感以及“不確定和瞬時錯位”之感……“不可解、不求解、求無解”——從而達成“時尚”現場。

    ??關于“形象的陌生化”,可借助下述一組“比對例”來討論:人們對“完整”基本熟悉,而對“不完整”相對陌生;人們對“價格”基本熟悉,而對“價值”相對陌生;人們對“秩序”基本熟悉,而對“自組織”相對陌生;人們對“舞臺”基本熟悉,而對“后臺”相對陌生……。注意:“基本熟悉”是因“本來就想讓你知道”;而“相對陌生”是因“本來就不想讓你知道”;

    ??完整——與視知覺心理范疇的“完型說”相關。由“元素+結構”二元關系結成的認知心理期待,決定了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,對“完整”有著正向的預期和正面評價,于是人們對完整“基本熟悉”。

    ??價格——與數字的明晰和精準相關。作為信息,它跨越文化、性別、年齡等進行精準傳遞;作為字符,其所指和能指能高度統一;作為結果,其內部的構成可用同樣字符加以演算……因此,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,對“價格”的認讀與判斷可謂自信而肯定。于是,人們對價格“基本熟悉”。

    ??秩序——與行為心理相關。在社會生活的各種場合,都有或明顯或隱性、或直接或間接、或嚴密或松散的秩序存在。秩序的主要功能是規范個人或人群的行為,為此,面對秩序,人的行為相對被動。秩序決定了人們理應熟悉并自覺遵循……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,對“秩序”的融入與遵從,是下意識和自然的。于是,人們對秩序“基本熟悉”。

    ??舞臺——與信息傳播過程中的“正向呈現”相關。以腳本為基礎,以表現形式為載體的內容,一般均按統一的意志、明晰的順序,比選并剔除碎片及冗余的負面,嚴密整合被預選和預演的正面……為此,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,對“舞臺”的期待與舞臺效果之間是主動的共情和天然的共識。于是,人們對“舞臺”基本熟悉。

    ??而“時尚”,則天然強調“基本不熟悉”,強調“逆預期、逆熟悉”:時尚在“大多數人的大多數場合”,通過產品力和影響力,力求消解上述所例的各類型“熟悉”,而力求運用下述所例的各類型“陌生”,切入并凸顯“時尚”的力量與價值:

    ??“陌生的不完整”——猶如一張“沒有負擔的白紙”,客觀上有利于阻斷并軟化“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”的所預期的“圓滿”與“公式化評價”,從而展現出從設計端到商品端、從應用場景到傳播途徑、從個體到圈層(或階層)別樣的視知覺感受與消費經驗;

    ??“陌生的價值”——猶如一張“沒有負擔的白紙”,客觀上有利于阻斷并軟化“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”的“認讀經驗”與“判斷自信”,從而展現出從設計端到商品端、從應用場景到傳播途徑、從個體到圈層(或階層)的別樣的設計解讀方式和“不規律”蛻變的意義鏈;

    ??“陌生的自組織”——猶如一張“沒有負擔的白紙”,客觀上有利于阻斷并軟化“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”的“認知行為慣性”和“從眾趨同”的下意識,從而展現出從設計端到商品端、從應用場景到傳播途徑、從個體到圈層(或階層)別樣的行為智慧和順勢而為的多重價值;

    ??“陌生的后臺”——猶如一張“沒有負擔的白紙”,客觀上有利于阻斷并軟化“大多數人在大多數場合”的“無條件迎合”和“盲目被帶入”習慣,從而展現出從設計端到商品端、從應用場景到傳播途徑、從個體到圈層(或階層)別樣的自主探究和個性化表達意識。

    ??時尚,不再拘泥于常規設計所必遵的“解決問題”。因為時尚自身,就可“成為問題”進而成為設計的場景,成為文化社會的爆點,成為市場話題的引擎,成為商品通道的拐點……;另外,前述所例(時尚中)的“不完整、價值、自組織、后臺”等詞組,其“后面的內容”,本身就可涌現出豐富且綿長的“題材流”。如將這些海量題材,梳理并歸納為不同類別的“題型”,那么,“時尚”的創作過程即成為活用(而非“解決”)自身諸命題(而非“問題”)的過程;時尚有必要而且有可能,將越來越多的所謂“自身問題”,轉換并累積成時尚的“超級內容矩陣”。

    ??時尚的“單體周期”一般來說是短暫的,而時尚涌現的“速率和節奏”則肯定是高頻次和高烈度的……這決定了時尚設計的價值達成,不會是單一脈絡,而是多元復雜社會能量的“圍合聚能”和“篩淘累積”。也因此,時尚的“運作節奏”以及時尚的“發生共同體”各環節之間的相互站位、相對維度、以及行進路徑和交互方式,相當程度上決定著“時尚設計”的未來價值。

    ??DESIGNin設計中

        以創意為核心,多方位探討新消費的前沿趨勢,彰顯中國設計魅力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引自本屆設計之春策展辭

    ??當下,中國經濟轉型的迫切性和必須的加速度,全球大變局的嚴峻和具體,因新冠疫情而導致的社會經濟狀況,以及目前的設計環境及營運方式等,都確實難以為繼。這既是設計全行業顯而易見的難關,也是全行業脫胎換骨轉型的重要時間點——不轉不行、不破不立。為此,全行業不得不客觀認真地檢討過去,盤點“庫存”及資源,重新梳理適應新環境新時代的運行脈絡,重新確定技術路徑和理念基點,重新定義當下的設計屬性及與相關各業的聯動機制,重新搭建設計業內部各分野的集成方式、矩陣體量以及運作場景。

    ??在本文的“語境”內,擬以“提綱”的形式,列出設計業當下及未來應努力調整的“五大版塊”:

    ??1、人居版塊——多維性、標志性

    ??題材詮釋

    ??信息編織

    ??節點演繹

    ??美學介入

    ??2、傳播版塊——伴隨性、演繹性

    ??時點處理

    ??焦點抓取

    ??媒介編織

    ??傳播選擇

    ??3、產業版塊——成長性、科技性

    ??技術選配

    ??界面智置

    ??場景搭建

    ??體驗細化

    ??4、綜媒版塊——滲透性、交互性

    ??爆點抓取

    ??時效建構

    ??終端集成

    ??渠道互聯

    ??5、藝匠版塊——個別性、情感性

    ??單品定義

    ??手造優先

    ??溢價強化

    ??提質限量

    ??現以其中的“版塊1、人居版塊”為例展開討論:

    ??營造和建構意義上的“多維性、標志性”,屬人居版塊既極端依賴“物質”,又以“極度非物質”的方式呈現價值的范疇。

    其“對物質的依賴”不言而喻——人居版塊的基本單元就是物質的,即使其“非物質”的最小單元(例如人居空間中的孔、洞、縫、隙等)也往往由物質圍合而成;人居環境的豐富性基本由物質決定——無論“達成豐富”的要素是(空空如也的)空間本身,還是填充進空間的其它內容;同樣,不完整的空間或被損毀的人居環境,也往往與物質的欠缺和物質的受損程度緊密關聯;

    ??其“以非物質化方式呈現價值”,這不僅顯而易見,而且是“極端”的——無論對人居環境的評估,是基于安全還是基于品質;不管對價值的描述,是關于象征還是關于功能;無論對人居價值的延展,是有關文化還是涉及藝術;不管對價值的比照,是有關信息層次還是涉及行為倫理……幾乎都屬“非物質”的范疇,而且都看似有意無意,實則竭盡所能地在與物質“厘清干系”。

    ??本文語境范圍內的設計,大約應從下述幾個路徑,“嵌入”(或融入)高度工業化和標準化運作的人居環境設計產業鏈中。

    ??題材詮釋

    ??工業化和標準化運作的先進性,在于高效、準確,在于可重復、易施工。然而,當“高效”達至某個峰值,其“準確”的價值即會下降為“常態”和“本該如此”;同樣,當“可重復”達至某一量級,其“易施工”也將不再成其為“優勢”……。在當下及未來,如何在“工業”的肌體中注入“人文”的因子,如何在“標準”的體量中切入“非標”的內容,這是設計轉型和設計疊代的必須思考的問題。因此,明天及其未來的設計,須借助于“題材詮釋”這一路徑,力求分解出多義和可連接的若干單體,以歸納出別致和可變化的組合——為“工業化”點題開篇,為“標準化”點痣增肌——讓“工業與標準”的“大骨骼”上,能有溫度有性格,能漾溢出“不一樣的”精氣神。

    ??信息編織

    ??隨著時代的推演與技術的迭代,“人居”的要求和標準也在推演和迭代。換句話說,建構意義上的人居以及科技意義上的建構,會逐漸退居至“基礎”的地位,在這個基礎之上,將有更多的人機界面、人機體驗、人機交互……,大幅度高密度地成為設計的主要依據。其間雖仍有“工業”,但它是被細分的工業、被切換的工業、被混搭的工業、被柔化的工業……;其間雖仍有“標準”,但它是非線性的標準、是智能化的標準、是擬人化的標準、是可兼容的標準……;這些要素可統稱為“非制造優先”,它是因應人的行為和情感之需,而形成的龐大“信息集群”。因此,明天及未來的人居版塊,須借助于“信息編織”這一路徑,為圍繞“人機界面”的信息觸點、信息鏈條、信息版塊及信息環流來梳理布局,切分并搭載更合理的層級和強度,編織并串連更流暢更兼容的系統。

    ??節點演繹

    ??工業化和標準化,在強力助推人居工程的規模與當量,提升人居材料的質量與工藝的同時,也自然大幅度產生著過去沒有或者不明顯的“材料盲區”和“節口空白”?;诖蠊I的立場,這些“盲區”,往往是因流水線系統的運作邏輯而“顧不上”的“非大宗”部分,或者是雖“能做”但很難同步“高效”的部分;同樣是基于大工業的立場,這類“節口”,無論是制造工藝流程或材料處理環節,都因與大宗主材的“多快好省”產出模式格格不入、顧此失彼所至。然而,當下及未來人居版塊設計份額的增長點,卻極有可能就存在于這類“流水線下大宗材”的盲區和空白之中;

    ??以上這類“新增長點”的設計邏輯,一言以蔽之就是“連接”——需要聚焦“連接”的價值、豐富“連接”的線索、演繹“連接”的部類、拓展“連接”的話題……明天及未來的設計,須借助于“節點演繹”這一路徑,搭建并衍展與工業化相輔相成、唇齒相依的設計理念和程式,這不是“被動和輔助”,而是將設計的進化,融入人居版塊“本應如此”的“龐雜和巨構”的各角落之中;另外,人居版塊的設計生態能否優化,還有一重要前提,就是能否有效杜絕行業內部“自嗨”的無意識。

    ??美學介入

    ??如果前述有關人居版塊的討論均屬“建構”的維度,那么這里所言的“美學介入”,則屬“情感”的維度;如果說建構的維度主要存在于設計鏈的“中端”——與工學、制造及技術等直接相連的話,那么“美學介入”則主要附著于設計產業鏈的“前端和末端”——其中,“前端”側重于對感性需求的捕捉與抓取、新舊銜接的研判及“供、需、制、銷”間關系的順滑;“末端”則側重于感性的設計描述、直接價值和溢出能效的輸出及衍展、關連成果的意義串連、以及聯接共情、傳播支持和品牌力塑造等環節的整合。

    ??“美學”雖包括但又遠不止于視聽知覺及藝文展演等形態和內容;“介入”的方式也遠不止于(與工學的)“結合”或(對方案的)“創意”,美學是柔性路徑、模糊邊界、深度差異、性質差異等的合理參與?!懊缹W介入”與藝術學、人文學、心理學、社會學、傳播及營銷學等學科直接相連。

    ??美學催生設計的意義——勿庸置疑,設計的起點是“發現問題”,然而“問題”往往是經“人”發現或由“人”認定。也因此,在發現或認定的過程中,除科學及理性的作用力外,感性的認知和體驗的作用力也占極大的比重。發現問題需“經由人”,而解決問題(的必要性)也同樣需“經由人”——得靠“感性的認知和體驗”助力——得靠“有差異的”個性的偏愛甚至偏執來促成。

    ??美學衍展設計的價值——設計的執行,大概率依附于對物理材料的處理與塑造。這個處理與塑造過程的基點,是規范的穩定技術和標準的穩定材料。但設計實務中的優化或升級,則往往更多借助于以下的機緣與條件,例如:適當改變技術程序,以生成“意想不到的”加工痕跡(效果);適當“扭曲(改變)”材料特性,以催生“不可思議的”特殊性向;在標準程式中揉進“非標準”,在機器制作中嵌入“人工手造”……這些對“技術邏輯”的柔性及非線性改造,以及對“標準邏輯”巧妙且神秘化的處理,均屬“利用隨機”抓取設計感覺,均屬借助美學衍展設計的價值。

    ??美學護航設計的環節——本文語境中的設計內容,大多涉及人機關系、交互場景、界面友好。為此,與人體尺度關連性越高的設計,與肢體接觸越頻繁緊密的設計,靠身體能量直接或間接操弄的設計,以及全部(或大部分)形廓置于視覺或觸覺閾限之內的設計……其(設計實施過程的)大多數的實操環節,都不得不“美學評價優先”。因此,在設計鏈中,對上一環節的“復盤”得“美學評價優先”——以決定權衡取舍、強化消解、承前啟后;對下一環節的“啟動”也得“美學評價優先”——以確定如何拼合對接、絲滑接續、順勢而為。

    ??美學主導設計的傳播——同類設計迭代的依據,不會僅限于巳有的“功能功效”;設計物難以避免的“同質化”,決定著設計的價值“僅剩微差”并且持續遞減;消費側對產品類型的固有預期及評價定勢,決定了對設計價值的“表述”必然蒼白和無底氣……;但是,如果轉換為“美學”邏輯,則有可能自然揚棄過往的套路和用辭,“以人為本”地展現設計師人格及設計師群體的鮮活,再現設計“后臺”的“鮮為人知”,從而滿足消費側的好奇與探密,激發供需雙方的默契、共情及“腦補”的自覺;借助美學邏輯處理設計的應用信息,可巧妙揚棄過往套路和用辭,藝術地凸顯設計物的若干側面:例如“非功能”的情感魅力或交換價值;例如特定的“產品介質”轉意于“它話題”的復合場景;例如凸顯“意外性”,以形成有效的“記憶高點”;例如活用“高于生活”的產品應用場景、“低于生活”的產品源起場景、“超越生活的產品幻化場景??傊?,明日的產品傳播主流,基本不再是“介紹有用的”,而將會是“玩轉無用的”。

    ??THINKin思想中

    ?以智慧為核心,多學科探究新發展的學術理論,彰顯中國思想魅力

    ??——引自本屆設計之春策展辭

    ??1.“綠色”的維度

    ??合理與兼容

    ??“合理”的底層邏輯應該是:最基本的需求、最簡約的構造、最少種類的材料、最簡單穩定的工法……;材料壽命與使用周期的匹配、存在狀態與存在環境的相適,恰到好處的性價比、點到即止的溢美度;

    ??“兼容”的底層邏輯應該是:最大限度地避免“白手起家”式的基礎調研、最大限度地避免“從零到一”式的“非標”或非共享設計、最大限度地避免單一專業孤立的線性運作、最大限度地避免僅靠個人經驗的群體操作……;“兼容”當然還包括設計諸環節中因范圍、界面、數據、場景的“互恰性”而自然生成的共享平臺、包括按“機器邏輯”(而非產品品類)梳理集成的材料樣品、加工處理、供應物流、過程回朔等系統的扁平化水平……;

    ??“合理與兼容”看起來是關于節約和精打細算的命題,其實是有關制造業與設計業之間頻繁但不規律的互融與摩擦、有關從物理介質向綜合介質轉化的設計業走向、有關設計和設計師之間的二元相對、有關整合并激活已有資源等的認識論;同時還是有關“單體純化、關連群化、網狀集成、矩陣整合”等設計業的未來建構的方法論。

    ??產業鏈閉環

    ??其中“鏈”的基本概念,當然是指“起承順序”。然而,鏈式結構中的每兩個“環節”,無論內容、體量及其“在鏈中”的角色都不盡相同;在實操過程中,不僅各環節間的順序不見得必須“固定”、而且往往“不依先后”、可以并列或“成版塊”地“非順序”呈現;也正是這些“不固定、成版塊”的呈現狀態,在凸顯設計的艱辛沉重同時,也折射出設計可變化的豐富潛力。

    ??由基礎級的產業“鏈”,到完備級的產業“閉環”,表象上僅從“線型”轉換為“環型”,而實際上首先是“頭尾相接”、繼而是“徑向對應”。其中,“頭尾相接”的意義,在于緊接“產品力周期末端”的群化弱化淡化階段——“無縫”接入活化設計或設計替代的環節。繼而再連接、可持續、再利用……開拓出“循環和轉移性設計”的新的維度;

    “徑向對應”則是通過圓心,180度直線相連的任何兩點(環節),都有可能結成“超越鏈狀”的新型共生關系,從而派生層出不窮的豐富的設計組合。為此,以“頭尾相接”和“徑向對應”串聯起來的方法論,亦是設計師及設計群體自我錘煉思想力的重要課題。

    ??2、“友好”的維度

    ??內化——“有距”的柔性體驗

    ??柔性的體驗,首先是指“非操作層面”的人機距離。例如伸手所及的近距、目力可讀的中距、以及話語可及的遠距……;例如在這樣的“距離梯次”之內,人與設計物之間的交感、印象、氣場以及可記憶的節點、以及可延續記憶的要素。未來,“友好的維度”有望成為設計的全新領域,這一領域將超越狹義的“客群維護”層次,依從視知覺與行為心理中若干未涉及過的刻度和座標,具體而細密地深耕與“感應和吸引”有關的各種“有距體驗”,并將此作為新設計路徑,用以捕捉并升華(設計)品質的展現邏輯和形態的魅力觸點。

    ??柔性的體驗,還指與設計物“未照面階段”的展、陳、售場所的意象輸出、數字媒體界面的軟硬信息、數據及規范形象的淺閱讀式呈現、社會及文化活動中的“非直接”推廣等。這些看似本屬“準專業”內容,未來將越來越接近于“設計內圈”,甚至成為設計的中核。

    ??外化——介入價值的主線

    ??設計師的職業特點,決定了對自身設計成果不僅應認同滿意,而且還應是“成果物的體驗者”甚至是“持有者”。為此,“設計友好”還應思考以下的維度:設計師可否從新品的概念建構者,接續并成為技術方案的提供商——因設計輸出中的大量資源,能影響甚至左右技術方案的制定和價值;從產品定型并量產的制造伙伴,接續并成為資產解決方案的推手——因確立后的設計成果,其間應蘊含著多種投資方自身并不熟悉的資金組合與配置的可能……

    ??以設計為原點,借助于“設計友好”,挖掘并拓展更多的連接,以參與投資、制造、商品、銷售、運營的“資產閉環”,多節點、甚至“全程”介入資本的運作。

    ??在當下的經濟社會和信息技術條件下,“設計”早巳不再是“藝術+創意+美感”并以“設計收費”簡單貫穿的服務業。設計這一“不舊不新”的行業,正在快速改變自己的“團塊”形象,而以“水銀瀉地”般的嶄新態勢,正逐漸滲入從互聯網到物聯網的幾乎所有拼圖塊和鏈接點。

    ??設計行業發育和行進的“單向”與自閉,在當下的社會經濟條件下,事實上已造成關聯要素的極大浪費、流失和內卷,這些已經很難再“視而不見”。能否主動認識并創造性利用愈加寬廣的新設計版圖,是甘當永收設計費的“乙方”,還是從“造物”的低層級攻至“介入投資,創造客戶”這樣的“互聯”高層級——這應是“設計友好”中最實質的思考維度。

    ??“設計友好”還極為淺表,目前還未與資本真正密切交融過。而在當下,資本及形成資本矩陣的直接或間接的龐大圈層可謂相輔相成,它們借助于時代所釋放的轉型強度,巳經遠高于設計本身;

    ??以下仍是“思想中”版塊應面對的思考內容,因本文篇幅所限,故僅列提綱:

    ??3、“造物”的維度價值鏈系統的預置力非線性觸點的活性化

    ??4、“情感”的維度外化場景的多元衍展內化體驗的細微呈現

    ??5、“傳播”的維度信息的集散與處理場情感的交互與調適器

    ??…………

    ??如果說,本屆《設計之春》五大主題中的“生活中、時尚中、設計中、創造中”,當屬設計界小伙伴們熟悉的“形而下”范疇的話,那么新增的主題“思想中”,則相對“形而上”了。愿小伙伴們仍以對設計藝術的熱情去接近它——最好還能邀上你們“圈外的”朋友——新的小伙伴們!

    ??與前兩屆一樣,本《序文》力求遵循策展思路,但愿無毒無害。祝?!对O計之春》!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誠摯的趙健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022年3月8日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閱讀詳情▽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更綠色更友好 ——第三屆設計之春·CIFF當代中國家具設計展即將開幕

    更多動態    敬請關注

    設計之春微信公眾號

    400-119-8559

    微信二維碼

    久久精品亚洲东京热
  • <menu id="eyqkq"><strong id="eyqkq"></strong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eyqkq"><tt id="eyqkq"></tt></menu><nav id="eyqkq"></nav>
    <nav id="eyqkq"><nav id="eyqkq"></nav></nav>